我们面临的困扰与马克思主义

    我们现在的社会,有两大困扰。一是贫富悬殊,贫富悬殊又导致了第二大困扰:不义泛滥,道德沦丧,价值理念单一。


我们想不通:我们从小就被马克思告知我们是资本主义的掘墓人,只有信马克思人类才有希望;现实却是资本主义的物质财富比我们多,社会文明比我们高。


很多批判者把困扰的根源指向制度或者说体制。我们的政治制度依然在坚持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国之本,否认马克思主义就要否认我们的根本,否认根本的后果会怎样?苏联的解体是一个例子,有没有借鉴的价值,我没有研究。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否定很容易,建设非常难。


我一直好奇,马克思断定“无产者是资本主义的掘墓人”、“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依据是什么?他为什么如此痛恨资本主义?


系统地研究马克思主义,对我来说,不易行,就借助别人的研究说吧。


马克思主义主导这个世界140多年,从1848年发表《共产党宣言》之后,到苏联解体,其思想的实验过程可谓惊天动地,世界上几乎一半的人类都受他的影响。一个人具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他的思想一定具有某些强烈的因素,使得当时人们感到十分着迷,认为这便是人类所真正需要的。


我惊奇地发现,马克思主义崛起的时代,资本主义的弊端已经出现,这弊端恰是我们今天所面临的困扰:贫富不均、社会不义。


贫富不均是由于资本主义需要资本集中,但资本一旦集中于少数人,便不免造成贫富差距过大。马克思认为贫富不均是资本家剥削工人的剩余价值造成的,而我们现在的社会除了这一原因外(如,房地产),还有制度导致的垄断原因。譬如,石油、电力、电信、烟草等行业的员工人数不到全国职工总数的8%,但其收入相当于全国职工工资总额的60%左右。垄断企业职工一年收入可以是普通企业职工10年的收入。总体来说,衡量贫富分化的基尼系数,世界银行测算的结果是中国已高达0.5,远远超过了0.4的警戒线;行业收入差距,最高与最低的行业相差15倍,国企高管的平均收入和社会平均收入更是相差128倍。收入排在前20%的人平均收入和最低的20%相比,两项之比在中国是10.7倍,而在美国是8.4倍,在俄罗斯是4.5倍,在印度是4.9倍,在日本仅为3.4倍。


 


马克思认为,贫富差距太大最后会导致社会不义,所谓不义,就是不公平,导致社会危机越来越深,很多人内心的冲突、不满,似乎随时随地一触即发。


温家宝总理说过一句与此一致的话:一个社会当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里,那么注定它是不公平的,这个社会也是不稳定的。


马克思身为一位哲学家,23岁就能洞悉当时资本主义的弊端,并提出破坏、建设的办法,令人钦佩。


零点研究咨询集团最新完成的《2010年中国居民生活质量指数调查报告》指出:约1/5受访者认为自己比周围人穷。“感觉自己比别人穷”,正是当下社会弥漫着的情绪。如果贫富不那么悬殊,相信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人认为自己是“穷人”。社会分配的不公让越来越多的人产生了“被剥夺感”,恐慌,无助,即便是月入过万的白领,对未来的焦灼及不确定性也时刻警醒着他们“穷人”的身份。不过,“穷”是相对的,更多人担心的不是“穷”得吃不起饭,而是“穷”得没有富起来的机会和条件,由于得不到权力的保护,对于通过自己的才华和努力改变外在的贫穷缺乏信心。


    调查结果还显示“人们对贫穷的畏惧甚至远超过对情感背叛、友谊和尊严丧失”。这样的调查结果也呈现出了现代人对物欲追逐的无止境。


《消费时代的失败者》一文分析:以前的人可以生活得比现在的我们潇洒,是价值理念决定的。在传统的社会里,无钱无势的人不一定是失败的人,宗教、宗族、行会为这些人提供了一个他们能够从中获得意义感、存在感的天地。作为一个优秀的学者、革命者、手艺人、庄稼人、猎人,他们可以自得其乐地度过有尊严有成功感的一生。譬如,比如说我不跟你比钱,我画画比你好,我比你有文化。那时候的人,就是有大视野、大境界,不因穷苦而弃其所学,生命的价值不在于物质的拥有,而在于文化的追求和呈现,在于精神的满足。而现在,现在全社会评价一个人成功与否,只有一个标准,就是财富。教授们比讲课费多少,画家们比卖一幅画多少,手艺人们比制作一个工艺品卖多少钱。所有的价值全部都要折现。


在市场专制的时代,在单一的批判标准下,在价值理念迷失的当下,连学者自己也迷失了,更遑论普通人,大家不分阶层,争做“市场专制”之下的顺民而甘之。然成为成功者毕竟是少数,绝大部分人会被划归到失败者的行列中。我们的失败并不是因为我们做人的失败,而是这种文明形态,这种价值理念让我们感到自己是失败的,从而丧失尊严、丧失在这种形态的文明中发出声音的底气。


的确,我们所处的社会被“物化”得过于严重了。人们已经习惯了以“物”的尺度来衡量幸福与否的标准,那些本属于人的精神生活与感受几乎被抛弃。“穷不足悲”,“悲”的不仅仅是社会财富分配的不公,而且是自己活得没有别人成功,找不到那种成功的满足感。


有人说,教师的高度决定学生的高度。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教师,那么,父母的高度也应该绝对孩子的高度。如果父母、教师的高度也只以财富作为评价孩子、学生成功的唯一标准,那么我们的未来还有希望吗?而事实上,父母和教师有多少还能坚持高、正的价值理念呢?


 


资本主义为什么没能如马克思所预言的那样灭亡,反而如日中天,令社会主义倾羡?由社会主义制度转为资本主义制度的例子不难找,反之则无例,现存的社会主义国家,除了朝鲜,其改革无不向资本主义取经。


我们不能怪马克思,每个人都有他的局限性,伟人也不例外。


我想,资本主义最终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弊端,至于是用什么思想、方式消除了弊端,我没有研究,这提醒我应该读读资本主义的历史,一来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二来也许对我们现在面临的困扰有拨云见日之效。


既然我们现在社会的现状,跟马克思抨击资本主义的背景很相近,既然西方资本主义在经历了一百多年的调整后,造就了今天令人钦佩的文明高度,我们是不是有理由相信,我们也能调整好这个社会?虽然不知要经历多久,也许,我们这一代乃至下一代都看不到,但只要有希望就值得努力。


如何解决贫富不均的困扰,政府在努力:如何公平分配社会财富,已成为近年“两会”的焦点。


如何解决社会不义的问题,有智之士在努力:教育家魏书生认为不论新时期、老时期,一个人最重要的素质都是守住核心价值观。价值观守住了,人生才有价值,精神才会愉悦。如果守不住核心价值观,自我就会像一片叶子,忽而九天,忽而黄泉,永无精神家园,没有定力的人,当多大的官、有多少钱,都会在“求不得”之苦中煎熬。有了定力,就会总是处于一种获得之中。因为你不断地增加定力,拓展自己正确的价值观、幸福观的内涵,于是你就幸福了。他的核心价值观是:学习、工作、尽责、助人是享受,是最高的价值。


让我们以“种花何问看花谁”的胸怀,加入到努力的行列吧!


 

鼻烟壶,愚这厢赔罪了

鲁迅《拿来主义》中写道:“只有烟枪和烟灯,虽然形式和印度,波斯,阿剌伯的烟具都不同,确可以算是一种国粹,倘使背着周游世界,一定会有人看,但我想,除了送一点进博物馆之外,其余的是大可以毁掉的了。”


“烟枪和烟灯”在这里是比喻文化糟粕的,这里并没有提到鼻烟壶,但我就想当然地认为它跟“烟枪和烟灯”一路货。


在三峡的游轮上,居然有鼻烟壶展览,我很不屑,以为那时被物化的国人为满足外国人的变态好奇心的功利之举。


我现在知错了。鼻烟壶中的烟原来不是拿来燃烧的,是用来嗅的,不会污染环境,有解乏、明目、医病之效。《红楼梦》中贾宝玉就曾用鼻烟给晴雯通伤风引起的鼻塞,立竿见影。


环保而有益的鼻烟在清末之后逐渐消亡了,不环保而有害的纸烟却百禁不止,如两极的夏天——日不落。我估计,鼻烟给予人感官的刺激度可能不及纸烟。趋利避害本是人的天性,纸烟的无法禁止自有存在的道理。纸烟对人体有害,却对人的精神有镇静安抚之效。为了获得精神上暂时的释放,就顾不得长久的健康了。精神的压抑与尼古丁的毒素,哪一个对健康危害更大?当然,能够安抚心灵的东西很多,书籍、音乐、运动……只是都没有纸烟来得简单、直接。


内容没了,形式——鼻烟壶却作为一种精美艺术品流传下来,而且长盛不衰,被誉为“集中各国多种工艺之大成的袖珍艺术品”。


中国鼻烟壶,作为精美的工艺品,集书画、雕刻、镶嵌、琢磨等技艺于一身,采用瓷、铜、象牙、玉石、玛瑙、琥珀等材质,运用青花、五彩、雕瓷、套料、巧作、内画等技法,汲取了域内外多种工艺的优点,被雅好者视为珍贵文玩,在海内外享有盛誉。成为中外人士珍爱收藏的对象。


我对鼻烟壶上的文化符号特别喜欢。那画着蝈蝈的原来是谐音“官”,画“独钓寒江雪”的是有境界,画“教五子”的是有追求,画12个喜鹊的寓“月月见喜”,玛瑙材质的中间横玉带寓“官相”,还有那不可思议的内画……


若是身边再有鼻烟壶展,我一定恭敬而往。像欣赏绘画、根雕、奇石一样,我不收藏,只取鉴赏之乐。


 

赵秀才和假洋鬼子为什么偷宣德炉

中学时学《阿Q正传》,情节大都不记得了,偏“宣德炉”过目不忘。赵秀才和假洋鬼子跑到静修庵去“革命”,打了尼姑,还偷走了观音座前的宣德炉。当时只觉得赵秀才和假洋鬼子坏、贪,现在才知道,宣德炉有多值钱。


宣德炉是明代宣德年间铸造的焚香用具。明代宣德皇帝在位时,有玩赏香炉的嗜好,特下令从暹逻国进口一批红铜制作香炉,开后世铜炉的先河,三年共铸造出三千余座香炉,以后再也没有出品。


优质宣德炉有鎏金或嵌金,含金量高达3%,看上去金光闪闪。为什么含金有两说,一说是为保证香炉的质量,工艺师挑选了金、银等几十种贵重金属,与红铜一起经过十多次的精心铸炼,成品后的铜香炉色泽晶莹而温润;一说宣德皇帝在位时,宫内佛殿失火,金银、铜像烧结在一起,于是宣德皇帝命令将其铸成铜炉。


一般炉料只经过4炼,宣德皇帝询问铸工,铜炼几次才能精纯,铸工回答6火炼铜,就会现出珠宝的光彩。于是宣德皇帝命令炼12火,致使炉质纯细如婴儿肌肤。


这些宣德炉都深藏禁宫之内,普通百姓只知其名未见其形。经过数百年的风风雨雨,真正宣德三年铸造的铜香炉极为罕见。


赵秀才和假洋鬼子从静修庵偷走的宣德炉未必是真品,因为为了牟取暴利,从明代宣德年间到民国时期,古玩商仿制宣德炉活动从未间断。就在宣德炉停止制造后,部分主管“司铸之事”的官员,召集原来铸炉工匠,依照宣德炉的图纸和工艺程序进行仿造。这些经过精心铸造的仿品可与真品媲美,专家权威也无法辨别,至今国内各大博物馆内收藏的许许多多宣德炉,没有一件能被众多鉴定家公认为是真正的宣德炉。鉴别真假宣德炉已成为中国考古学中的“悬案”之一。


既然无法辨别真伪,那就是“真做假时假亦真”,赵秀才和假洋鬼子偷走的宣德炉值多少钱?有这样一个依据可参考,据说民国初年,一尊精美的宣德炉,索价往往高达数十万。


 


 

景泰蓝,是不能忘记的

粤教版高中语文《传记选读》之《遨游在建筑天地间》中对林徽因的成就介绍有:参与国徽设计、改造传统景泰蓝、参加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设计。参与国徽设计、参加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设计,理解没问题;说到“改造传统景泰蓝”,学生就一脸困惑:什么东西?


老高中课本的说明文单元有叶圣陶的《景泰蓝的制作》,因此,我可以给学生解释,景泰蓝是一种工艺品。可工艺品多了,为什么“改造传统景泰蓝”竟可以与参与国徽设计、参加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设计相提并论呢?


当年学《景泰蓝的制作》也挺困惑,根据文章的说明,那么复杂的工艺,要个人在家里DIY是很难的,这篇文章显然没有普及景泰蓝制作的意图;若是仅仅为了讲说明文的知识:说明顺序的一种,没必要找这么陌生的说明对象啊?事实上,后来我给学生讲这篇课文时,改为了《幸运星的制作》,先让学生动手叠幸运星,然后学习以制作过程为说明顺序作文。


旧问新疑终于在马未都先生的解说下豁然开朗。


景泰蓝是一种工艺品没错,却是非同一般的工艺品,中国的古代工艺中,大部分工艺都是官民共享,比如瓷器、玉器,宫廷制作,民间也制作。唯独景泰蓝,基本上在清末之前是宫廷独享的。


景泰蓝是俗称,学名叫掐丝珐琅。掐丝珐琅是波斯文化传给我们的(波斯文化的主色调就是蓝色),在元代进入了中国,到了景泰年间由于皇家的重视发扬光大,使它有了今天这样一个非常通俗易懂,带有文学色彩的名字——景泰蓝。


景泰蓝以其悠久的历史、典雅优美的造型、鲜艳夺目的色彩、华丽多姿的图案、繁多的品种造型、富丽堂皇和精美华贵的视觉感受以及全部为手工完成的、凝结着制作者聪明才智的工艺美术品为北京所特有。清末,景泰蓝工艺品在国际市场渐负盛名,在1904年美国芝加哥世界博览会、1915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两次获奖。


但由于中国文人不推崇这种繁缛华丽的艺术,我们一度不大重视它,导致我们对景泰蓝的研究也非常的低、非常的浅。


马未都先生说,景泰蓝虽然是一个外来的工艺,但经过了元明清三朝皇家的推崇,再加上工匠的努力,使它成为了中国工艺美术的一个奇葩。我们不重视它,是因为我们没有文化史观,我们一定要加强自己的文化史观。什么是文化史观?历史上所有客观存在的东西我们都应该尊重它。不幸中的万幸,西方人非常认可景泰蓝,景泰蓝在西方人心目中是代表中国灿烂文明的。


《景泰蓝的制作》入选高中课本多年,大概就是希望我们重视这一艺术吧。


因此,林徽因“改造传统景泰蓝”的贡献就足以与参与国徽设计、参加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设计相提并论了吧。


 

趣说孔门弟子(四)——难忘宰我

难忘宰我


宰我,也称宰予,“予”在古文中跟“我”一样,都是第一人称代词。这个名字过目难忘。因为“宰”这个词,在当代更多的运用语境是“指商贩用狡诈的手段使顾客在经济上受到损害”,今天的人看到以“宰我”为名,第一个反应肯定是:逃避被别人宰还来不及,怎么还有求着别人宰的,没发烧吧?没搭错线吧?更恶毒的,犯贱!


没查到这名的缘由,我突然想到“宰”还有一个常见的组词——主宰,主宰自己,做自己的主人,能够自己作主,这些意思也很不错嘛。


在《论语》里,宰我跟冉求一样,都是做反面教材的料。


宰我最大的特点是能言善辩,言语科的高材生。孔子很讨厌他,估计是宰我总是把这个特点表现为缺点。


宰我在《论语》中出现过五次,每次都是挨训。著名的“朽木不可雕”在这世上的首次使用,就是针对宰我的,“听其言”还要“观其行”也是从宰我得出的教训。


宰我认为父母死了守孝三年太长,一年就够了。孔子想动之以情:父母去世一年以后就一切恢复正常,你能心安理得吗?没想到,宰我说:能。孔子气得连道理也不想讲了:你要是能安心就那样做。后来,孔子背后说:宰我实在是太不仁义了。小孩子生下来三年后才开始能稍微离开父母的怀抱,子女为父母守孝三年理所应当嘛。


守孝三年,确实比较长,尽管古人那时所说的三年是25个月,后人不是也改了吗?但宰我在那样的语境下说“心安”也不太近人情,我觉得孔子应该多了解一下,宰我是不是孤儿,他受过父母的照顾吗?或者他的父母好好照顾他了吗?冷漠的人自有他冷漠的道理吧。


孔子说:以言取人,失之宰予,意思是凭一个人的言语来评价人,就会埋没了宰予这个人才。这句话既指出了宰予的言语不讨人喜欢,又肯定了宰予也有可取之处。孔子的公平可见,其实,孔子不仅肯定了宰我有可取之处,在终极评定时,还把宰我列于言语科第一,把满心喜欢的子贡排在第二。


傅教授说:宰我的贡献是,因为他能言善辩,才使得孔子有机会把内心的想法说出来,一代代传下来。


    

趣说孔门弟子(三)

              一笑冉有


冉有倒是不陌生,读高中时,学过《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不过忘了他都说了些什么,上学期讲《季氏将伐颛臾》,他又出现了,时隔不久,还记得他在文中是个不光彩的形象。


孔子对季氏将以武力征伐颛臾,极为愤慨。对两大弟子冉有、子路身为家臣而不能阻止这种不义行动,很是失望。子路虽然出现了,但没有他的话,孔子也没有专门针对他的指责。冉有就不同了。


“冉有、季路见于孔子曰:‘季氏将有事于颛臾’”,明明是两个人的名字并列,感觉是冉有、季路一起说的,孔子却只针对冉有:“求!无乃尔是过与?(冉有!恐怕该责备你了)”“求”是冉有的名。课本下面对两人的注释均为“季康子的家臣”,莫非冉有的职位高于子路,所以责任也比子路大?


既然老师点了自己的名,冉有只好继续说:“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季孙要这么干,我们两个做臣下的都不愿意)。”摆明是推卸责任,这不是找骂吗?果然,孔子严词责备冉求没有尽到对季康子的规劝匡正之责:“求!……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冉有!……老虎和犀牛从笼子里跑出,龟甲和玉器在匣子里被毁坏,这是谁的过错呢)?”


大概是感觉很没面子,急于挽回,冉有竟忘了自己刚才说过不愿意的话了,暴露了自己赞同季康子的真实想法:“今夫颛臾,固而近于费,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如今颛臾城墙坚固而且靠近费城,现在不夺取,后世一定会成为子孙们的忧虑)。”于是,孔子的责斥更不客气了:“求!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冉有!君子厌恶那种不说自己想去做却偏要编造借口(来搪塞态度)的人)……”冉有的人格受到怀疑。


这样一个人,有什么值得学习呢?我觉得傅教授跟我们开了一个玩笑,通常说向某人学习,当然是正面的,傅教授却说,向一个人学习,也可以从反面学习,从他的错误中学习正面该怎么做,也就是说,冉有是个反面教材。好像说得也是道理,不过,我记得从反面教材学习,应该叫汲取教训吧。可怜的冉有。


我想冉有也在七十二贤之列,绝不是因为能做反面教材吧,就自己查找了一下相关资料。孔子肯定冉有有任大家之宰的管理能力,季氏也很看重他。孔子周游列国时,季氏就指名请跟随孔子的冉求回国帮助治理政事,冉求回国后任为“季氏宰”,即季氏总管,还率军与齐作战,英勇善战,并取胜立功。公元前487年,冉有率左师抵抗入侵齐军,并身先士卒,以步兵执长矛的突击战术取得胜利,又趁机说服季康子迎回了在外流亡14年的孔子。但因帮助季氏进行田赋改革,聚敛财富,孔子对此极为不满,声称冉求不再是他的学生,要弟子“鸣鼓而攻之”。


对冉有这个明显有“污点”的孔门弟子,我除了一笑,还有一憾,讲《季氏将伐颛臾》前,我若对孔门弟子多些了解,课会上得更好些吧。

趣说孔门弟子(二)

感动子贡


听傅教授《向孔门弟子借智慧》前,子贡在我脑子里是一张白纸。现在才知道他是孔子弟子中首富,且是富一代,以他的通达,白手起家,富致千金。


因他名列言语科之优异者,所以傅教授教导我们向他学习说话。


这些都不是让我感动的理由。起先听了他一个故事,还对他有些讨厌。


子贡初拜孔子为师时,感到孔子并没什么了不起,他没有子路的率真,当面流露,而是背后说孔子只不过“多学而志之”,年纪大了,经验多了,加上看书多,记性好,意思是说孔子是活字典、两脚书橱,是经师,不是人师,是教书匠,不是教育家。我自己是老师,喜欢聪明的学生,但不喜欢这类自作聪明的学生,若遇之,冷之漠之。孔子当然不能似我这般处理,他就在上课时直言问之,正言告之:非也,予一以贯之(我讲的东西是有一个中心思想贯彻始终的)。


我感动的是他后来对老师及其学说的真诚捍卫和美言。


去年,我曾模仿设计了一个“相识一百天”主题班会,学生反应很好,第二天在例行课前口令时,他们没有回答我事先指导的内容,改成了:谢谢老师!我感动,也遗憾。因为这四个字太普通了,也许因为我是语文老师,所以更喜欢经过修饰的语言。这种遗憾不只是一次。我相信良药未必苦口,美言未必不信。有时,我也会自责,是不是对学生太苛求了?不过,遗憾而已,无怨,执著生痛苦。


子贡正是一个懂得修饰语言的人。


孔子去世后,子贡做了大官,有人拍他的马屁,说你老是说你的老师了不起,我们看你超过老师,比你老师更了不起(“子贡贤于仲尼”)。子贡马上反驳,不是直挺挺的大白话,是修饰过的语言:我家的墙肩膀那么高,你一看就看到我家里有摆设有什么装饰;我们老师家的墙好几丈高,里面富丽堂皇至极,可你找不到门进去(“譬之宫墙,赐之墙也及肩,窥见室家之好。夫子之墙数仞(七尺为一仞),不得其门而入,不见宗庙之美,百官(房舍)之富”)。就是说你们不了解我的老师,所以我不怪你。


有人毁谤孔子,子贡挺身而出,还是美言:一般人的伟大像丘陵一样,很容易爬过去,我们老师的伟大,像天一样,没有楼梯可以爬上去(“他人之贤者,丘陵也,犹可逾也;仲尼,日月也,无得而逾焉”)。


能够在老师过世后还这么维护老师不简单啊。


司马迁说:“夫使孔子名布扬天下者,子贡先后之也。”


崔述在《洙泗考信余录》中说:“子贡之推崇孔子至矣,则孔子之道所以昌明于世者,大率由于子贡。”


他们的意思都是说,孔子的学说大多经由子贡宣传给社会,子贡是孔子学说最好的代言人。


为什么是子贡?因为子贡口才好啊,孔子说:言之无文,行之不远,“文”就是文采,语言、文章没有文采,就不能流传很远。


孔子去世后,别人守墓三年离去,他在墓旁再守了三年,一共守了六年。傅教授说,他到山东曲阜参观三孔,在孔林看到“子贡庐墓处(子贡守墓的房子)”很激动,惟一一次主动要求留影。我想,将来我去了孔林,也会如傅教授一般。        


 


                  羡煞曾皙


高中时学《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对曾皙就很有印象。孔子叫他们四人谈志向,别人或轻率或谦虚地谈完了治理国家之类的志向,此君还在潇洒地弹琴,待孔子点名,他还不马上回答,还坚持把一曲弹尽,才潇洒地直起身子说出了一番更潇洒的话:暮春时节,春天的衣服已经穿上了。我和五六位成年人,六七个青少年,到沂河里洗洗澡,在舞雩台上吹吹风,一路唱着歌儿回来。


这也能算志向吗?我当时很不解,更不解孔子居然赞成他,但心中又确实很喜欢、很向往他描述的情景。


以前我知道曾参很孝,他孝的典型事迹就是爸爸打他他不跑,孔子知道后告诉他真正的孝应该是大杖跑,小杖受。就是父亲用大棍子打就要跑,否则,万一被打死了,就置父亲于不义,那就不是孝了。听了傅教授讲曾参,才知道那个对孩子施暴的父亲原来就是那个潇洒的曾皙(曾点),父子二人原来都是孔子的学生。


一个把游玩当志向的父亲(我想他的志向是一个隐喻,此处不做分析),一个在《论语》中可能只露了一次脸的父亲,一个经常对孩子施暴的父亲,居然得到孩子那么大的孝,这孩子居然还那么有出息,《论语》就是曾参主编的,你说这个父亲多幸运,多让人羡慕!


凭曾皙的那次露脸和他的暴力行为,我猜,他应该是个很有艺术气质的人。

趣说孔门弟子(一)

孔子弟子三千,贤者七十有二,乃众所周知,然对于七十二者何品何性何德何能,能侃侃谈、言之凿凿者,有几人?傅佩荣教授应该算一个。


我原来只屈指数出子路、颜回、冉有、公西华、曾点、曾参等语文课本中《论语》选篇所涉及的几位的大名,对其品性德能,则不甚了了。读了傅教授的《向孔门弟子借智慧》,联系之前从其他途径获得的对他们的点滴了解,这些本来基本只有一个名字符号的人物在我心中渐渐鲜活起来


 


                                 怜惜颜渊


颜回,字子渊,所以也称颜渊。孔子称赞他的话:“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大概是《论语》中流传最广的语录,孔子赞他安贫乐道,是极高的评价,我读了却总是唏嘘不已,怜惜满心,依然像千年前的人那样“不堪其忧”。透过这句话,我想像中的颜渊的形象应该是温和柔弱纯洁良善的。电影《孔子》让任泉扮演颜渊跟我的想象还是一致的。我知道,我哪配怜惜颜渊?我对他的怜惜昭示的,不过是我对“道”的无知。


傅教授教导我们要向颜渊学习快乐,他推导出这个结论的过程挺复杂的,牵扯到对“克己复礼”的繁冗解释,我就不在此赘言了,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己去查看。我这里只把他所归结的快乐的真谛录下:


一个人要过得快乐,一定要把被动变成主动。比如,今天应该上课,应该代表被动,就把它变成今天我愿意上课,愿意就是主动了。把应该变成了愿意之后,生命力就自然出来了,就不会觉得累,反而觉得很开心。所以,快乐是你自己要去决定的事情,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到快乐。


 


                  欣赏子路


子路是《论语》中个性最张扬的人。子路比孔子小九岁,大概是孔子学生中年龄最大的。年轻时,喜欢在街上舞刀弄枪,估计是类似张飞的性格。


有时,孔子也需要自己招生,子路就是他自己招来的。子路最初还不愿意,说:“南山有一种竹子,不须揉烤加工就很笔直,削尖后射出去,能穿透犀牛的厚皮。何必经过学习的过程呢?”孔子说:“如果在箭尾安上羽毛,箭头磨得锐利,箭不是能射得更深更远吗?”子路虽粗,但认理,当下拜师。


由于勇力过人,武艺高强,子路除了师从孔子学习之外,还成了孔子忠心耿耿的贴身侍卫,从此无人敢欺慢孔子。


我说欣赏子路,主要是欣赏他的率真。


比如,只要他认为孔子的言与行有不正确的地方,总是直率地提出批评和反驳,这样的情况还不是一次两次,给人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反对孔子见南子这件事。


南子是卫灵公夫人,俏丽十分,风情万种,深得灵公宠爱,但名声极为不佳。孔子为什么要见南子,有多种说法,电影《孔子》取的是南子久慕孔子之名,主动约见,类似今天的粉丝见偶像,而且,电影中南子与孔子的对话,还让观众产生了他们是知音的感觉。


子路认为孔子见这样的女人不合礼法,是失节,当面质问孔子,急得孔子对天发起誓来:我如果不是为了得君行道而不得已去见南子的话,那么老天一定会厌弃我! 老天一定会厌弃我!


率真未必就是敢于批评别人,批评别人的率真,如果对方不是孔子级的人物,还是少用为好。子路让我津津乐道、念念不忘的率真,是另一件事。


子曰:“衣敝缊袍,与衣狐貉者立,而不耻者,其由也与?‘不忮不求,何用不臧?’子路终身诵之。子曰:“是道也,何足以臧? ”


译文:孔子说:“穿着破旧的丝棉袍子,与穿着狐貉皮袍的人站在一起而不感到羞耻的,大概只有仲由(仲由,子路的名)吧。(《诗经》上说:)‘不嫉妒,不贪求,为什么说不好呢?’”子路听后,便一直念着这两句诗。孔子(因此又说):“只做到这样,哪值得称赞?”


每次读这段话,我都忍俊不禁。闻赞则喜是人之常情,虽然我们的本意可能不是为了获赞,要不,怎么会有赏识教育?但以子路的年纪,被赞之后如此喜形于色的也不多见,总该谦虚几句吧?子路却如孩童般,念诵别人赞美自己的句子,何其天真可爱!若是我的学生,我是断不会舍得像孔子那样批评他“是道也,何足以臧”来扫他的兴的,弄不好岂不毁了前面赏识的效果?我想孔子也是对子路,才会在赏识后接着批评,因为子路率真,他不仅有闻赞则喜的人之常情,更有人中少有的“闻过则喜”的品质。


说到率真,想起我的一个率真的学生——杜太郎。您千万别以为他是日本人,不过,他始终也没跟我说清楚此名的来历,因为他自己也不真正清楚。


班级举办四月生日会,我从学籍表上查到四位,其中就有太郎。生日会所需的食品由生日者出资自备,班委会负责生日礼物。生日会前夕,我才知道太郎的生日是五月的,学籍表上写错了。生日会是按四个人筹划的,我问他怎么办,他说就多过一次生日吧,依旧按原先四个人分配出资的计划行事。买食品归来,我觉得他花了冤枉钱,担心他心里有疙瘩,想慰藉几句,问他花钱时有什么感受,没想到,他爽快地笑着说,感受就是钱太少了,不能买更多的东西跟大家分享。他原计划每人一包薯片呢。就为这句话,我让他在四月份的人格魅力奖上榜上有名。

“邹鲁”知多少?


讲《师说》,对韩愈这位与广东文化密不可分的作者,我不敢怠慢,特意查找下载了潮州电视台制作的电视片《韩愈与潮州》,当作语文作业,在晚自习上播放。


片中说,韩愈在潮州八个月,在文化教育上的贡献为潮州赢得了“海滨邹鲁”的美誉。当时有学生问其意,我并不知“邹鲁”来历,就凭着“鲁”字贸然作答,说孔子是鲁国人,鲁国因孔子而文化教育出众,潮州临海,文化教育发达了,因此,成了“海滨邹鲁”。至于“邹”,我老实承认不知道。事后本要查阅,却忘了。


月初去厦门,导游说,厦门有“海滨邹鲁”之称,我心下疑惑,怎么有两个“海滨邹鲁”?可能是对厦门印象不好,回来也忘了追究。


前日看婺源介绍,中有一村名理坑,有“山中邹鲁,理学渊源”之称,看来“邹鲁”一词还挺红的,一定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以免日后出丑。


邹鲁文化发源地位于今山东省邹城市,融会了周文化、殷文化和东夷文化而后形成的文化,博大而精深。邹鲁也是儒学的发源地,以鲁产孔子、邹产孟子而著称于世(噢,my laidigaga,我给学生的解释虽不够准确,也不至于离谱)。


“邹鲁”一直被尊崇,凡文化教育昌盛之地,国人均爱以“邹鲁”名之。所以不仅有“海滨邹鲁(也作“滨海邹鲁”)”,还有“山中邹鲁”、“江南邹鲁(浙江金华,以前我只知道金华火腿)”、“东南邹鲁(徽州、温州)”等。


“海滨邹鲁”还有一典故。


宋朝时,官员陈尧佐被贬为潮州通判。其在潮州不足两年,可对潮州地区的乡土民情有极其深厚的感情。后来官至相爷,却还“未尝一日忘潮”。潮州有一王姓举人上京考试,榜上有名,陈尧佐极其高兴,写了《送王生及第归潮阳》相赠:“休嗟城邑住天荒,已得仙枝耀故乡。从此方舆载人物,海滨邹鲁是潮阳。”诗中的“潮阳”指潮州一带。


陈尧佐还有一首诗也出现“邹鲁”一词:“潮阳山水东南奇,鱼盐城郭民熙熙。当时为撰玄圣碑。而今风俗邹鲁为。”(《送潮阳李孜主簿》),所以海滨邹鲁虽然不只指一个城市,但一般指潮州地区。


另,福建泉州、晋江也素有“海滨邹鲁”的别称。


有趣的是,还查到一个叫邹鲁的人(18851954),幼名澄生,以“天资鲁钝”,自改名为鲁,别号海滨,凑起来就是“海滨邹鲁”。


此人乃广东大埔人,十九岁赴潮州韩山书院读书。曾任中山大学校长,为中大建设作出不可磨减的贡献。参加过国民革命,与朱执信等人策划过广州新军起义,参加过北伐,担任孙中山政府的财政厅长,被誉为“理财经纶手”,是孙中山国事遗嘱见证人。内战后移居台北,195428日,因脑溢血辞世,终年七十岁。


    “邹鲁”,恕我知君迟矣!


 


 


 

鸳鸯的高贵

《红楼梦》中的人物太多了,一次两次的阅读,是很难对所有的人物有深刻感觉的。看电视剧新版红楼梦之后,能在我心中留下深刻影像的,或者说能让我重新认识的,是鸳鸯。


以前看红楼,我只注意到鸳鸯的刚烈(誓死不嫁贾赦),鸳鸯的善良(替司棋保密)以及贾母对她的依赖(李纨:“老太太屋里,要没那个鸳鸯如何使得?),这次,我还看到了鸳鸯的高贵。


鸳鸯是贾府数以百计的丫鬟当中地位最高的,因为她是伺候贾府老祖宗贾母的“首席大丫鬟”,贾母的第一个心腹之人,没有鸳鸯,贾母是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以前我对“吃螃蟹”这一情节没太在意,这次就因为吃螃蟹时,凤姐对鸳鸯的讨好和鸳鸯对凤姐的玩笑而印象深刻。


薛宝钗帮史湘云安排螃蟹宴,王熙凤叫鸳鸯自在去吃,她照顾贾母。高贵的二奶奶为什么做起了本该是奴才做的工作?这是跟贾母的心腹丫鬟套近乎。以凤姐的地位,有必要这样吗?当然有必要。常言道,阎王好说,小鬼难缠;县官不如现管,即便是今天也是人际关系中很重要的一课啊!据说霍英东最后撤离南沙,就是没满足小鬼(某区领导)的要求,那时霍还有个“国家副主席”的尊位呢。跟鸳鸯搞好关系,好处多着呢。鸳鸯不仅照顾贾母的起居,还帮贾母管理财物。贾母的财物可不是几两银子的问题,我们看抄家后,贾母拿出自己的体己钱贴补众儿孙,鸳鸯领着,一箱一箱,少说也有几万两吧?贾府经济发生困难时,凤姐夫妇可不就是靠鸳鸯偷出几箱金银家伙典当应急么?


让我们再回到螃蟹宴,凤姐对鸳鸯的的讨好还不止于此呢,在照顾贾母的同时,她还抽空屈尊跟鸳鸯等丫鬟一起吃螃蟹、喝酒。也许鸳鸯吃准了凤姐的心理,所以敢跟凤姐开这样的玩笑:“好没脸,吃我们的东西。”凤姐竟不恼,不仅不恼,还语出惊人:“你少和我作怪。你知道你琏二爷爱上了你,要和老太太讨了你做小老婆呢。”


众所周知,风姐可是出了名的醋缸,看她修理尤二姐的手段,就知道她对沾了贾琏的女人是多么憎恨与毒辣。而现在,凤姐竟在大庭广众之下,用亲切随便乃至有点儿高兴和认可的语气,像姐妹间开玩笑地说,贾琏爱上鸳鸯,难道是太阳从西边出来月亮从东边落下了?马瑞芳教授认为这主要是凤姐当众给鸳鸯面子,赞美鸳鸯长得漂亮,对男人有吸引力,我非常赞同。


鸳鸯当时啐凤姐:“这也是奶奶说出来的话!我不拿腥手抹你一脸算不得。”说着就赶过来要抹。而凤姐央求道:“好姐姐,饶我这一遭儿吧。”一声“好姐姐”,不仅颠倒了主奴位置,连长幼的位置也颠倒了(凤姐至少比鸳鸯大两三岁)。


一个位高权重的人,在现代,绝不缺乏像凤姐这讨好奉迎的人,然后如鸳鸯这般为人公道,心地善良,不仗势欺人(李纨语:那孩子心也公道,虽然这样,倒常替人说好话,还倒不依势欺人的)的人却鲜有,因此,我谓鸳鸯高贵;替贾母管理万钱,而不生贪念,我谓鸳鸯高贵。


刘姥姥二进大观园,鸳鸯在让刘姥姥扮演一个喜剧角色,逗贾母开心,看到鸳鸯逼刘姥姥牛饮,我心下有些不忍,觉得鸳鸯有些过分了,但鸳鸯以贾母为命,这样做也是可以理解的,何况红楼梦里的人本来就没有十全十美的,白璧微瑕,更符合生活真实。何况鸳鸯是先把刘姥姥叫出来,先跟她说好了,咱们目的是为了让老太太高兴。事后又做了道歉:“姥姥别恼,我给你老人家赔个不是。”送刘姥姥走时,她热情的赠礼令刘姥姥感激不已,铭记终生。那些对话,甚至跟刘姥姥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都表现出鸳鸯是一个心地善良,很纯洁的一个姑娘:


到了下房,鸳鸯指炕上一个包袱说道:这是老太太的几件衣服,都是往年间生日节下众人孝敬的,老太太从不穿人家做的,收着也可惜,却是一次也没穿过的。昨日叫我拿出两套儿送你带去,或是送人,或是自己家里穿罢,别见笑。这盒子里是你要的面果子。这包子里是你前儿说的药:梅花点舌丹也有,紫金锭也有,活络丹也有,催生保命丹也有,每一样是一张方子包着,总包在里头了。这是两个荷包,带着顽罢。说着便抽系子,掏出两个笔锭如意的锞子来给他瞧,又笑道:荷包拿去,这个留下给我罢。刘姥姥已喜出望外,早又念了几千声佛,听鸳鸯如此说, 便说道:姑娘只管留下罢。鸳鸯见他信以为真,仍与他装上,笑道:哄你顽呢, 我有好些呢。留着年下给小孩子们罢。说着,只见一个小丫头拿了个成窑钟子来递与刘姥姥,这是宝二爷给你的。刘姥姥道:这是那里说起。我那一世修了来的,今儿这样。说着便接了过来。鸳鸯道:前儿我叫你洗澡,换的衣裳是我的, 你不弃嫌,我还有几件,也送你罢。刘姥姥又忙道谢。鸳鸯果然又拿出两件来与他包好。刘姥姥又要到园中辞谢宝玉和众姊妹王夫人等去。鸳鸯道:不用去了。他们这会子也不见人,回来我替你说罢。闲了再来。又命了一个老婆子,吩咐他:二门上叫两个小厮来,帮着姥姥拿了东西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