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最高科技奖”的明天

国家最高科技奖创办于2000年,十年之后,我才在粤教版必修五《喜看稻菽千重浪》的备课中对它有所了解。该奖由国家主席亲自颁发,奖金500万。


《喜看稻菽千重浪》的主角袁隆平,获得2000年(即首届)国家最高科技奖。备课资料中,有一张照片,中为颁奖者江泽民主席,右为袁隆平,左为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怀中也抱着500万的奖金牌和获奖证书。


他是谁?我觉得跟课文关系不大,课前未作追究。可是讲课时,学生却是异口同声地追问:他是谁?袁隆平家喻户晓,获这个奖,名至实归,以其贡献,就是给个诺贝尔奖,也不为过。可是白发老者何德何能,居然能与袁隆平站在同样高度的舞台上?


我观看了一组CCTV“大家”栏目制作的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奖者访谈节目DVD,得知白发老者叫吴文俊,数学家。他对数学的研究何以能和袁隆平的杂交水稻相提并论,我没有能力比较。


截至2010年,共有18位科学家获得国家最高科技奖。


DVD中,几乎每个获奖者都是白发苍苍,有的甚至在节目制作时,已经过世,如2001年的获奖者——物理学家黄昆。即便是2010年的获奖者也是高龄老人:著名金属学及材料科学家师昌绪,1920生,正好80岁;内科血液学专家王振义,1924生,76岁。这让我感到这个奖的分量,有着生命的不能承受之重,需要毕生的积累。


而从获奖者的品德修养精神追求来说,也是当今极品。


以其中最年轻(2001年获奖时为64岁)的王选(汉字激光照排系统创始人)而言,北大方正之所以起名为“方正”,就是因为王选非常欣赏《汉书·晁错传》中的一段话:“察身而不敢诬,奉法令不容私,尽心力不敢矜,遭患难不避死,见贤不居其上,受禄不过其量,不以无能居尊显之位,自行若此,可谓方正之士矣。(严格省察自己而不敢欺骗国君,奉行法令而不包含私心,竭心尽力办事而不敢傲慢居功,遭遇患难虽死不避,见到贤能的人不凌驾其上,接受俸禄不超过应得的数量,不用无能的人高居尊显之位。他们自身的品行像这样,可说得上是方正的人才了。)”


纵观18位获奖者,均为上个世纪40年代前出生的,都受过良好的传统教育,有传统才有深度,于是能与出众的才华相得益彰。


40年代后的人,才华出众者应该不会比之前少,有深度者就难说了。如此推之,国家最高科技奖的明天岂不堪忧?事实上,2004年,这个奖就出现了空缺。


但愿,吾人杞人忧天了。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血色湘西》精彩台词欣赏

在湖广交界的乐昌金鸡岭,我听到广东人自豪地解说那块形状似鸡的石头,头朝湖南,屁股对着广东,吃湖南的,给广东生蛋。受穷的湖南人一直谋划炸了它呢。


湖南也许在经济上比广东逊色,但在文化上,尤其是电视业,湖南卫视,不要说跟广东比,就是全国,也是头筹。快乐大本营、超级女生的影响就不说了,说电视剧,《恰同学少年》把红色故事拍得励志又好看,《血色湘西》是民族特色与革命精神的完美结合,某些情节的精彩令我不忍独享,特别截取视频出来给学生作课外阅读,今又不厌其烦,把台词一句一句敬录于此。


32集,日本侵略者逼问百姓我军雷达站的位置,逼到乡村教书先生时,侵略者首领突然换了一副嘴脸。


问:你是读书人?


对:没错。


问:我也是。


对:是吗?


问:不相信?战争以前,我曾经是东京帝国大学东亚文学系的研究生。不知先生是……


对:麻溪铺青溪书院的教书先生。


问:原来是位令人尊敬的先生。那么,雷达站的位置想必先生是知道的?


对:没错。


问:先生想必也不打算告诉我?


对:晓得还问。


问:那,这样好不好?既然我们都是一样的读书人,读书人的问题,不妨用读书人的方式来解决。所谓道理不辩不明,吾从有道而正焉嘛。如果先生输了,就把雷达站的确切位置告诉我怎么样?


在中国的土地上拽中国的古文,见过穷凶极恶的日本鬼子,还真没见过这拽、这么窜的日本鬼子。在抗日题材的作品中,这样的表现角度确实非同一般,新颖。


自恃研究生出身,这个拽鬼子一副居高临下,胜券在握的架势。我知道教书先生肯定赢,但我猜不到拽鬼子要说什么道理,这个道理既要像研究生背景的人说得出来的,又要能让教书先生理直气壮地反驳倒,编剧的功力深厚可见一斑,这也情节的魅力所在。


教书先生摇头。


问:怎么,先生不敢?


对:不是不敢,是不屑。


问:读书人之间,辩经明理,以证大道,何以不屑?


对:不识仁爱忠恕,不懂礼仪廉耻,何敢称读书人?手持屠刀,暴戾凶残,枉杀良善,又与禽兽何异?是以不屑。


骂得痛快!按常,鬼子该发疯了,拽鬼子要辨的道理还未说出,当然不会这么快发疯。面对教书先生说的事实,他会如何辩解?


拽鬼子哈哈一笑。


问:先生这话说得不对啊。


对:难道这满镇无辜的鲜血,不曾是你的手染红?


问:是。可是我记得老子曾经说过,佳兵者不祥之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圣人也有举起屠刀的时候,这要看他举起屠刀对准谁,举起屠刀干什么,虽然这是贵国的先贤所言,但我大和民族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擅取他人之长,永远锐意进取,绝不自视高明,固步自封。不像有的民族,永远沾沾自喜于什么几千年文明,永远睡在往日天朝大国的旧梦里,却不知天道昭昭,变者恒通,一个不识进取,腐朽守旧的民族,早已被今日世界抛在潮流之后,早已成了应该被淘汰的垃圾。我手上是沾满了鲜血,可我沾的是垃圾的血;我所做的是扫除废物,消灭落后,这就是兵者不祥,圣人不得已而用之的道理。所以,教书先生,你们的雷达站,只是蛮夷对抗王化的工具,是优秀扫除垃圾、先进消灭落后的障碍,是我大日本帝国平蛮攘夷必须搬掉的绊脚石。这样的绊脚石,先生又有什么理由不帮助我们扫除呢?


听完这段话,我真的窘住了,被唬住了。连老子的话都出来了,我还没听过这句话呢。确实像受过研究生教育的,一般人肯定说不出这番话。大和民族有擅取他人之长永远锐意进取绝不自视高明固步自封的优点吗?实话实说,有,比如明治维新;我们民族沾沾自喜于几千年文明睡在往日天朝大国的旧梦里吗?实话实说,有,比如清朝的闭门锁国。好,现在让我们身临其境地想想,一个人要杀你,还杀得这样理直气壮,说你是垃圾废物,还有比这更恶毒的吗?你怎能甘心、瞑目?但你能用什么话反驳呢?先别看教书先生的驳斥,想想你该怎么说。


……


教书先生笑了。


问:先生笑什么?


对:笑歪嘴和尚念不了真经,笑桔过淮水而为枳。


问:先生这话怎么讲?


对:什么叫先进?什么叫优秀?什么叫平蛮攘夷?什么叫推行王化?我来告诉你吧。我泱泱中华自古以礼仪立邦,以德化服人,何曾暴虐欺人?何曾以强凌弱?你刚才讲过,你们日本曾在千年以前就来向我中华学习,因为我们比你们先进,比你们优秀,可那时候,我们先进优秀之中华来扫除你们这些垃圾,来消灭你们这些废物了吗?没有,我们以教化服之,以文明导之,不以你日本粗鄙落后愚昧无知而将其视为可欺可压可任我宰割之犬羊,而是敞开国门,大张教化,我之先进,我之优秀,任尔学之。你日本蕞尔之邦,蛮夷之地,才得以有了文字,有了衣冠,才有了礼数,才学得了三分人样啊!这才是我中华推行的王化。


再说说平蛮攘夷,是,我中华兴兵动武也在所难免,可那也都是蛮夷跳梁先扰我疆土,一如今日,你们日本侵我家园,杀我同胞,我中华奋起反抗,这才是真正的平蛮攘夷,这才是真正的佳兵者不祥之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的道理。你现在应该明白了吧,王化是什么,德化也,何谓德?道义二字,可惜呀,可惜你们学不会。三分人样还没学出来,七分兽性却是根深蒂固,圣人之言怎么到了你们日本人的嘴里,就变成了烧杀抢掠,野蛮凶残的遮羞布?铁蹄之下,我中华大地已是尸横遍野,血流漂杵!以你们这般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禽兽,也陪配谈先进?也配谈优秀?也配谈平蛮攘夷?也配谈推行王化吗?不!你们根本就不配做人!


拽鬼子终于听不下去,拔出手枪,向教书先生射出无奈而无耻的子弹——宣布他输了。


用一句用俗的话来形容听完这段台词后的感受:我的心像大海的波涛久久不能平静。


 


    


 


 

中学生作文考级评定标准

题记:当今世界学东西流行考级,遂令一语文水平较高的学生为作文定级,实际操作不易,发在此,师生同娱,或有启发。


 


一级:言之有物,命题作文不偏题;文理通顺。


二级:主题明确;用词恰当,文字能顺利表达作者的意思。


三级:恰当选择素材为主题服务;恰当运用修辞手法。


四级:能升华主题;会斟酌遣词造句。


五级:善于发现生活中的写作素材,懂得筛选写作素材;文笔流畅优美;可以在校园刊物上发表习作。


六级:主题新颖,又自己的见解;文字富有表现力;可以在较有影响力的初中生刊物上发表文章习作。


七级:主题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形成自己的文风,但能够尝试不同的写作风格,于无意识中使文字自然地富有表现力。


八级:较强的现实意义与高度的艺术性相结合;可以在较有影响力的国内杂志、刊物上发表文章。


九级:基本无败笔,文章能引起广泛的社会关注。


 

下水作文 ——桥

题记:期末考试作文题:生活中有着各种各样的桥。通道上,石桥、板桥、人行天桥;公园里,廊桥、花桥、九曲桥;以至边结人际关系,缔结美好情缘的“心桥”“鹊桥”……这一道道的风景,或许演绎着感人肺腑的故事,或许倾诉着令人难忘的情思,或许寓含着耐人寻味的哲理……


请以“桥为标题,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文体不限,立意自定。


 


我一面改一面想,如果我来写,会写成什么样呢?改完了,也想完了,就有了下面的文字。


 



通往心灵的桥,通常有两种,行动与语言。这里,我只谈语言。


我和她同被邀请参加一个文学会。她比我高,比我文弱。我让她坐靠窗的位,我说:你看起来需要保护。——就这句话,架起了闺密之桥。那些温暖的日子至今犹有温度。


    在三峡,有小贩追着我买黄杨木梳,从10块钱三把一直追加到五把,我都不为心动。一则真黄杨木的木梳不可能这样便宜,二则我也不需要木梳。追到船边,眼看就失去这笔生意,她突然哀道:就当是支持一下我们三峡移民好吗?——就这句话,架起了理解之桥。我看过电视片《再说长江》,曾为三峡移民毁家为国的搬迁场景泪流满面。这泪是真实的,我买下她的梳子。


德国知名作曲家门德尔松的祖父墨西,外貌及其平凡,五短身材,还驼背。当他遇到美丽的弗西时,立即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她,但弗西却始终拒绝正眼看他。在即将离别的时候,墨西鼓足了勇气,害羞地问弗西:“你相信姻缘天注定吗?”弗西盯着地板答了一句:“相信。”然后反问他:“你相信吗?”


墨西回答:“你知道吗?每个男孩出生之前,上帝便会告诉他,将来要娶的是哪一个女孩。我出生的时候,上帝告诉我,我的新娘是个驼背。我向上帝恳求:‘上帝啊!求你把驼背赐给我,再将美貌留给我的新娘。’”——就这句话,架起了爱情之桥。弗西的心被搅乱了。她把手伸向他,之后成了他最挚爱的妻子。


法国诗人彼浩勒在一个盲人乞讨者的木牌上写上:“春天到了,可是我却看不见”,——就是这句话,架起了慈善之桥。春天多么美好,蓝天白云,绿树红花,莺飞燕舞……然而,良辰美景,对于一个双目失明的人来说,却只是一片漆黑,令人心酸!当人们想到这个盲老人连万紫千红的春天都不曾看到,怎能不对他产生同情之心呢?


语言是双刃剑,既可以架起心灵之桥,也可以拆毁心灵之桥。所谓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有时,一句或许在自己看来无关紧要的话,可能会在听者心田划开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一句污辱的话会促使一个善良的人行恶,一句中伤可以挑起一场战争……


话语暖人是一种长期修炼的本事,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我们不懈地提高文化素质,注意说话方式,多用赞人、励人、暖人的良言架起心灵之桥,少讲(最好不讲)骂人、贬人、伤人的恶语以免拆毁心灵之桥。


 


 


     后记:倒数第二自然段,缺少一个反面例子,当时一时想不起,昨天看了一篇文章《黄安,昨日像那东流水》,发现黄安的人生故事正是很恰当的例子。
      
记得黄安的《新鸳鸯蝴蝶梦》红极时,连三岁的孩子也在哼爱情两个字好辛苦,以这样的辉煌最终沦落到北京街头吆喝性药,完全是口没遮拦惹得祸。
      
黄安第一次口没遮拦毁了与吴宗宪的心灵之桥。当时,他与吴是台湾并列的最红综艺娱乐主持人,1998年,他在一次节目中泄露了吴结婚生子的秘密,对外一直声称自己单身的吴不仅通过媒体宣称和黄绝交,而且动用各种关系攻击他,使他无法在台湾混日。
      
被逼到大陆发展的黄,在2005年前还是混得不错的,可惜他没有接受教训,又用书面语言毁了与众明星的心灵之桥。他先后写了两本书《谁搞垮了娱乐圈》、《谁搞垮了婚姻》,牵扯到众多明星大腕,引起了明星集体倒黄行动,导致他被电视台封杀,失去商家代言,断了经济来源。


    后记2:毁灭人只要一句话,培植一个人却要千句话。(抢奥巴马风头的黑衣美女王紫菲请大家口下留情)

一首诗的修改

    子健的生活杂记写了四句诗。我一向认为诗是语言表达的最高级,作文也好,杂记也好,极少有人涉足。有人肯写诗,当然要有所褒奖,就把子健叫到办公室。不料子健说,因为不够时间,所以才写了诗,我有些哭笑不得,再次体会到人与人之间思想的差异。 尽管如此,也不好打击,说了一些修改意见。子健表示愿意修改。隔天交来了,四句变成了九句:


 


          中国心


 


      自小梦想寄爹娘,


      将来定入赛车行。


      孩儿刚刚入正轨,


      压力紧紧跟随来。


      每日体锻少睡谈,


      每周练车多苦难,


      硕大江山吾不茫,


      吾愿赛车为国亡。


      争口气,又何妨?


 


    内容比原来充实具体多了,看起来接近律诗,但有些地方又不押韵,句数也不合;如果是自由诗,句式又嫌太整齐了。我知道再让他改,可能过于为难了,就自己动手改成了下面这个样子:


 


       我的中国心


 


      自小梦想源爹娘,


      将来定入赛车行。


      日练体能少睡谈,


      周练车道多苦辛。


      更有学业重重压,


      争分夺秒夜夜忙。


      前路虽长心明亮,


      赛车为国争荣光。


 


    子健阅后,将“周练车道多苦辛”改动了两个字,“周练车赛多苦艰”。诗发在了班级“庆建国六十周年”的墙报上,时逢家长会,我向与会家长隆重推荐了这首诗,我说:一个有目标有追求的人,就不会虚度光阴,也更容易获得成功与幸福。

激将法

我决定对两个屡次不完成或者不按要求或者不认真完成语文作业的学生试用激将法。


  我先把二班的罗涛叫来。为了防止吓着他,出什么意外,我面带微笑,尽量语气柔和地说:你是我们班最聪明的学生。不过根据我的经验,凡聪明而不勤奋的学生,长大后都没什么出息。因此,我断定,你是我们最没出息的人!


  罗涛显得有些慌乱,有些不自然。大概看我笑着,于是赖着脸回我:不会的,绝对不会的!老师,你等着瞧吧。


  我又把一班的陈林石叫来,把对罗涛说的话又重复了一次,不过说的时候,我没笑也没看他。没听见他的回答,却感到异样的寂静。回头一看,天哪,他竟在流泪!我吓了一跳。这孩子差不多是班里最高大,平时发言说话也不顾忌,挺叛逆的,怎么会这么轻易地流泪呢?


   我一面给他递纸巾,一面软着语气哄他:老师的话说重了吗?


   他摇头。


   家里出了什么事吗?


   还是摇头。


   失恋了?


   他苦笑着摇头。


   心里有什么苦衷?


   谢天谢地,终于点头了。


   他把眼泪擦干,下了很大决心似地说:老师,我全告诉你吧。我从初中开始就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生活,怎么学习,觉得读书没意思。家里人不理解我,没法沟通,同学也不理解我,没话可说。每次写同学的作文,我写的都是小学的一个同学……


  他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我的心也放下了。


  我说:其实每个人在成长中都会有迷惘的时候。古人说四十不惑,其实很多人过了四十对人生依然有很多困惑,依然会做傻事、糊涂事。你才十几岁,对人生有困惑有迷惘很正常。但你不能强求着别人理解你,包括你的父母。你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些困惑。你可以找老师谈心,——说到着,我拿出一本杂志,翻开文章《假如我再是大一学生》。我说这篇文章虽然给大学生看的,其中有些内容也适合中学生。我指给他看一下文字:假如我再是大学一年级生,我一定要比过去更努力去熟悉亲近我的授课老师……后来我终于认识到,我的旧日老师——包括那些起初看起来很难接近的老师——乃是极其可爱的人,不仅学识丰富,而且心地宽厚,乐于助人。这种隔膜的的造成主要出自我这方面。我至今认为,我在大学期间最大的乐趣与最大收获便是我总算至少熟识了一位老师,而这件事给我带来的启示之大几乎胜过任何其他学习。


     当然,我接着说,更方便的是阅读,从书中寻答案……


     他渐渐地平静下来,承认我说得有道理,愿意尝试我说的解决办法。


     凭感觉,我知道,我与他的心距缩短了。他从此基本能按时有质量地完成语文作业了,包括他最抗拒的背书。听我讲课的眼神,回答问题的口吻都多了几分亲切与柔和。而罗涛依然以故态应付着每个新一天的太阳。

因为欣赏 所以保持距离

    哲人说,讨厌一个人,是因为你与其有相同之处,你讨厌其,其实是讨厌自己。以此推之,欣赏一个人,当是因为你与其太不同?你欣赏的其实是自己欠缺的东西?


 


      世事无绝对。哲人的话有道理,也不可全信。跌跌撞撞地走到今天,我已经不会傻到为一个讨厌的人留下文字记录。讨厌一个人,肯定不快乐,忘记还来不及,记下来干嘛?难道还要复习那种不快乐?实在需要疏导情绪,也只记在纸上,写完了,看也不看马上撕个粉碎。


 


      是的,只记欣赏的人。


 


      家长会,送走最后一个家长,顺便去看了一眼教室,发现门窗打开,走过去,里面一个人也没有,灯和风扇却还在运行状态。替缺心眼的孩子们收拾完这些首尾,经过隔壁班,碰见他忙前忙后的。他跟我打招呼,我问他,你们班主任呢?走啦。我就慨叹,班里有这么一个学生,班主任多省心!他很醒目,马上说,老师,需要帮忙吗?我不是他的任课老师,平时跟他都好像没打过照面,听到这么善解人意的话,能不欣赏吗?何况他的神态那么亲切,语气那么温和。我是个容易疾言厉色的人,所以特别欣赏温和的人。


 


      就这样认识了。之后,他来办公室总会跟我打招呼。一天晚自习,他忽然找我替他决定一件事,这份信任更增添了我对他的欣赏。偶尔见面,他的幽默感也出来了,老师,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啊?


 


      渐渐地,我了解到,他是一个很善于与老师沟通也很关心同学关心班级成绩也不错的学生,在民主选举班长中,他以绝对优势淘汰了原任。


 


      我感冒的时候,他过来跟我闲聊,我连忙挥手让他走开,以免传染。他没走开,还告诉我他感冒刚好,还有药,问我要不要。我已经混吃了好多感冒药,真不敢乱吃了,但他很诚恳,极力说那药如何有效,就答应了。拿来药,他还不走,跟我聊文理分科的事,他要选文科,问我是不是教文科班,委婉地表达出希望在我的班。


 


       他不知道,我已经欣赏他了,就不想他成为我的学生,因为我不能保证在成为我班上的学生后,我会不会对他疾言厉色,也不能保证他是否承受包容我的疾言厉色,一旦疾言厉色,我们之间的美好就很可能烟消云散……


 

老师的绰号

女儿说,某老师夸口:只要你们说得出的球,我都会打。于是,他立刻得到一个绰号:全球通。


唉,学生热衷于给老师起绰号,由来已久,经久不衰。忆当年吾辈为生时,也不例外。名字带个“发”字的班主任,叫“发叔”,眼凸齿爆的历史老师成了“北京猿人”,每堂课都要说几个“索性”的数学老师就成了“索性”……


老师的绰号,你大致可以猜出其人的某个突出特征,品出学生对其的思想感情。譬如,“暴龙”“母tiger(老虎)”可以想见其严厉,“妖精”“风骚хх”可以想见其精于打扮;也有比较中性的,比如,“唐老鸭”,仅仅因为该教师姓“唐”;也有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比如,有个班的学生私下称其班主任为“张娃”,我就想不通,该教师已经是准祖母级的年龄了,怎么会沾上“娃”,想必其中有什么典故。


也有学生在生活杂记中写过这个话题,说每个老师都有绰号,可能是心存忌讳,往往语焉不详。也想问清楚,但自知常“以物喜”、常“以己悲”的毛病严重,料不会有什么好绰号,也就把那好奇心淡了去,费事自讨无趣,也让学生做难。


不过,还是让我逮着一个机会,天真的孩子们居然把我加进了他们的群聊室。发现他们“肆无忌惮”地直呼某些老师的绰号,我便趁机诱惑他们说出我的绰号,他们坚持说没有,我便加大诱惑力度:人无绰号不发达,没有绰号的老师岂不是很失败?一个学生便说:你一定要,就叫“吊胃口”吧。我想这大概是因为我讲课时常在关键处打住的缘故吧。


孩子们还是很善良很宽容的啊!


学生之间也互相起绰号,不过一般不会让老师知道,我所知道的几个都是他们无意中泄露的。譬如有天上课,我批评一个学生:你发什么呆啊!全班顿时哄堂大笑,把我弄得莫名其妙,问他们,都不说,我便吓唬道:不说清楚,我就不讲课了。终于,有人没把住自己的嘴:老师,他的外号就叫“阿呆”!


 

给孩子配个放大镜!

报刊书籍的字号越来越小!——这个问题我已不只一次地在文字中,在正式或非正式的场合提及抨击过了。可是,我看到的依然是越演越烈的形势。


远辉坚持给我寄他手下的刊物《作品》近十年了,刊中的字号一直保持在小四号或以上,因此我也一直坚持阅读里面的文章。但从这个月开始,它也加入了正常视力难以承受的小字号行列。


月头听了一节公开课,发现其课件文字太小,课后研讨时,我把此作为一条意见诚恳地提出。最近看到该教师投到校刊的关于这节课的稿件,文后罗列了科组研讨老师们的发言,独独没有课件字号这一条。而月尾又听了一节公开课,其课件的字号甚至比前者更小。两位老师都是做了父母的人,试想一想,如果下面坐着自己的孩子,你也忍心让他的眼睛难受吗?


孩子拿着六号字的高考复习资料让我放大复印,因资料用纸本身就很大了,放大也没什么效果,我突然想到用放大镜看!这一点也不好笑,真的,三联书店出版的书中已经开始夹赠有放大镜功能的软尺了。


小字号之风愈演愈烈,当你无法改变现实的时候,你只好改变自己,为了保护孩子视力又不耽误孩子学习,给孩子配个放大镜吧!


 

美丽女孩林丽

在我所教过的学生中,天生丽质的学生很多,聪明伶俐的学生不少,相与默契、善解人意的学生也可数出若干,而能集三者于一身的,惟有林丽。


林丽读的是文秘班,全班只有两个男生。第一天上他们班的课,在花团锦簇似的女孩子中,我就觉得林丽是最美的。她白润秀美的脸上,挂着必是深厚的教养方能滋润出的恬静的微笑,清新可人。那一刻,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一个星期后的910,我收到一个精美的贺卡,署名“林丽”。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收到不少贺卡,那都是至少被我授教一年以上的学生送来的,其中没有叫“林丽”的。“林丽”应该是我刚接手这两个班的。一查座位表,果然在文秘班。上课提问时,我特别点了“林丽”,人与名相合,好不惊喜。


当然,我最欣赏的,是林丽在学习上与我的默契和在生活中的善解人意。林丽总是能准确理解我的讲课或作业意图,然后演绎得血肉丰满,入情入理,颇让我有棋逢对手、酒逢知己的痛快。比如,我平日布置的旨在练笔的周记,林丽每次都能有符合“新颖”的材料,每次都能按我的点播修改到位。有一篇周记,我指导她稍加修改后,投到市报,很快就发表了。我亲手把12元的稿费单交给她,意在给她一个惊喜和鼓励。不料当天下午,她就把它换成一个小巧的文具盒送给我。文具盒内附着纸条:老师,这也有你的汗水。


平生收到的贺卡不计其数,能享珍藏之尊的首推林丽临别前送我的那张。


特大号的卡纸,最普通的纸质,其“珍”在内容的独一无二。内页左边,是辅以卡通图片谐趣横生的文字。我知道用文字描述不如直观生动,但还是乐意描述,不怕献拙。括号内的文字是对嵌在文字中的卡通图片的描述。


老师:这是我第一次在卡片里画蛇添足当(类似圣诞礼物的盒子)送给别人,不知道出来的效果会不会(大张着嘴巴的小熊)!希望你不至于到(皱眉的小猫)的地步,甚至——(挥舞大棒的兔子)!喔,别动肝火,(端着杯子的女孩)降降温,吃点(一碟雪糕),来块(水果糖),一点小意思(扎着蝴蝶结的礼品袋),不成敬意,请笑纳。希望你节日(HAPPY),(爸爸妈妈和宝宝)幸福!永远年轻。(躺着的小熊,上有想你二字)的林丽。


内页右边是一只兔子的造型,兔子的胸前有几行情意绵绵的赠言:老师(“师”字以卡通狮子头代替):过完这个教师节,我就要离开你了,心里有说不出的眷恋!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与母亲占据我心灵的,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位女性!谢谢你!真心真意谢谢你!我会永远记得在我十七岁那年曾经有一位女性给了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还不清的——爱!


忍俊不禁,感动不已。


就在这一点一滴的默契与善解人意中,我与林丽的感情最终超越了一般的师生关系,成了很贴心的朋友。


有一次,我和林丽在酒吧吃牛扒,谈兴正浓时,林丽发现邻桌的女孩是旧日同学。女孩走过来打招呼,林丽向她介绍我:“这是我的高中老师。”女孩惊讶不已:


“哇,你跟老师有这么好的感情啊!”


林丽在大学读的也是文秘专业。让我不胜惋惜的是,她无意于文学,没有在她极具潜力的这口井中掘出甘泉。


毕业后,林丽从商,积累一定资金后,她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开西餐厅。


林丽把西餐厅布置得浪漫温馨,如诗如歌,大到装修、菜谱、餐具,小到壁饰、桌布、牙签盒,她都亲力亲为,或精心设计,或悉心挑选,让人二目放光,爱不释手。墙壁上镶嵌的玲珑的贝壳,招呼服务员的小铃铛,以及造型简洁美观的灯饰等,经常不翼而飞。最有创意的是,每张餐台旁的墙壁上贴着一张卡。我无法一字不漏地复述卡上的文字,大意是:做为男士,要考虑到女孩子的矜持,及时点菜。虽然这是出于经营目的,但其优美的文字满载着浓浓的人情味,很让人称道,其带来的经济效益也不错。


无论是做我的学生,还是做我的朋友,林丽都让我尽享了为师的快乐。她的美丽渗透在一言一语、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中,难以言尽。这样的学生,可遇不可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