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钧•牛顿•中国式思维

——《马钧传》教后记


粤教版高中语文选修9《传记选读》第三单元“古风余韵”中的六篇传记中,传主项羽、苏武、刘禹锡、徐霞客、谭嗣同都是如雷贯耳之辈,独“马钧”眼生得很,闻所未闻。


马钧,字德衡,三国时期人。《三国演义》中的人物由于三国游戏的贡献,要远比西游、红楼、水浒中的人物更加深入人心,可是马钧在哪里?课本注释中,对他的定位是:科学家,擅长发明创造和革新机械。


从《马钧传》中,我们得知,马钧出身贫寒,从小口吃,不善言谈。但是他很喜欢思索,善于动脑,同时注重实践,勤于动手,尤其喜欢钻研机械方面的问题。《马钧传》中记述了他的革新和发明有:改造织绫机、制造指南车、创造翻车(龙骨水车)、改造百戏(木偶杂技模型)、改进诸葛亮的连弩、发石车。他把织绫机由五十蹑(脚踏操纵板)改为十二蹑,提高工效四五倍。他创造的“翻车”利用流水作动力,可连续自动提水,操作方便,效率大增。他制造的“水转百戏”以水为动力,以机械木轮为传动装置,使木偶可以自动表演,构思十分巧妙。这样的人若放在今天,诺贝尔奖不好说,但绝对是“国家最高科技奖”的候选人。可惜马钧生不逢时。虽然,三国时深得其发明创造之益的劳动人民对他的评价很高,称他为“天下之名巧”,真正掌握着话语权与用人权的阶层却对他的发明创造不屑一顾。


传记中特别提到一个裴先生,此人让马钧讲出那些发明创造的道理,马钧会做不会讲,裴先生就对他极尽嘲笑之能事。作者傅玄替马钧抱不平,几次在魏国贵族安乡侯曹义、武安侯曹爽那里推荐他,认为执政者不应随意听信人言,应给机会人才去实践展示,但最终没有受到重视,只能扼腕慨叹:后之君子,其鉴之哉(后世的君子,要以此作为教训啊)!


《马钧传》要告诉人们的是: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社会风气是清谈和谈玄论道,导致了一股不注重实际而空谈的社会风气,马钧的许多发明创造没有得到重视,也没能制造和推广。


我们惋惜马钧,我们痛恨万恶的封建社会对人才的埋没,我们赞美现行制度对人才的重视——如果我们对《马钧传》的认识仅限于此,那么这篇文章在语文课本中也不过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一种。


让我们试着挖掘一下《马钧传》其他的意义吧。


 


首先,我们把马钧与牛顿相提并论。


有一个励志小故事叫《爱做模型的牛顿》。


牛顿,小时侯在学校的成绩一直不是很好。牛顿总是喜欢把该念书的时间,用来做一些奇奇怪怪的各种模型


——这与马钧非常相似。


有一天,牛顿仿造当时的水车动力推磨机,制作了一个相同的小小模型,在家中自行测试之后,发现他的模型也能够借着流水的动力,顺利地把小麦磨成细粉。牛顿心中高兴无比,第二天就将他的水车推磨机带到学校,向同学们炫耀,引来许多同学羡慕的目光。突然,一位高年级的学生问他:“可不可以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水车能够将麦子磨成细粉?它是基于什么样的原理来设计的?” 


牛顿哑口无言,他只知道制作模型,从未想过其中的道理。


——这又与马钧非常相似。


高年级的学生见他无言以对,脸上露出鄙夷的笑容,不屑地道:“说不出它的原理,足以证明你只不过是一个手指头灵巧的笨蛋罢了!”


——马钧也因说不出模型的道理被裴先生嘲讽讥笑。


牛顿勃然大怒,立刻扑了上去,无奈身材瘦小,根本不是那个高年级学生的对手,三两下工夫,就被打倒在地。


——马钧被裴先生嘲讽讥笑时,“心乖于内,口屈于外(内心并不同意,但嘴上又说不过)”,干脆不说话。要是马钧也跟裴先生打一架……


   牛顿在其后的一生中,都牢记这次挨揍的经历。从此以后,不管以后他遇上什么事,都会在心中先问问自己“为什么”。因而,当苹果落在他头上时,牛顿才会思考,它为什么不往天上掉?而偏要往地上掉?


——如果马钧把裴先生的讽刺嘲笑当作激励,从裴先生的讽刺嘲笑中认识到理论的重要,立志提高自己的理论水平,像牛顿那样,从此不管遇上什么事,都在心中先问问自己“为什么”,既能动手搞发明创造,又能讲清原理,让裴先生之流哑口无言,让执政者刮目相看,那么,是不是能改变自己被埋没的命运呢?换句话说,马钧对自己的被埋没,似乎也该负一定的责任呢?至少他没有主动去掌握自己的命运吧?


 


其次,马钧为什么没能认识到理论的重要、进而立志提高自己的理论水平,这不是他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中国式思维的问题。


去年,有位楚渔先生写了一本书——《中国人的思维批判》,该书的中心思想是:中国落后的根源不是体制,也不是文化,而是落后的思维模式。


中国人的思维极缺逻辑性和求证性,中国人的主流思维仍是形象思维,形象思维的特点是模糊性:依赖于感觉,重视直观和经验,满足于通过直觉得到一个整体的粗浅的印象,而不作周密详细的分析。如果一个人概念模糊,你就不可能和他讨论清楚任何问题。概念模糊就很难清晰地认识未知世界,很难对事物的本质进行分析,所以对事物的规律和世界就容易产生不可知论,也就缺少积极性去探索未知领域。中国人几千年来就是这样模模糊糊地走过来的。


——马钧也是这样模模糊糊地走过来的中国人之一,不能例外。可怕的是,到现在,我们中国人仍然不能用正确的方法思考问题。


西方人的思维模式是以逻辑思维为主体,是一种高级抽象思维形式,在人们的认识过程中,借助概念判断、推理,反映事物的本质。形象思维只能反映感性材料,而逻辑思维却能对感性材料进一步逻辑加工,从而揭示事物的本质。


理解了上面的观点,也就理解了西方人为什么不认同中医,也就理解了为什么方舟子说中医不科学,只有中药还可验证……


历史的积累和经验使古中国有众多的发现和发明。除了所谓“四大发明”外,中国古代在天文历法、物理、医术、算术、农业、地理、建筑等领域,领先于世界的技术发明和发现还有100多种。美国罗伯特•坦普尔在《中国,文明的国度》中感叹如果诺贝尔奖在中国的古代已经设立,各项奖金的得主,就会毫无争议地全都属于中国人。但是,为什么科学和工业革命没有在近代的中国发生?原因就是,我们的主流思维导致我们成了一个有“术”无“学”的民族,没能形成系统的科学理论。


我们有哲理——无哲学;有测量——无几何学;有名家——无逻辑学;               有美术——无美学;有音乐——无乐理学;有技术——无物理学;有星象观测——无天文学;有炼丹术——无化学……


马钧不正是“有技术——无物理学”的例证吗?估计楚渔先生也不知道马钧先生,否则,这么有力的论据为什么不用?


——如果我们能从《马钧传》的认识到:如果我们不彻底改变落后的思维模式,中国人超越西方永远是一句空话、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那么,《马钧传》就不是一篇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普通课文了,对学生的影响也就超越考试很远很远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