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泰蓝,是不能忘记的

粤教版高中语文《传记选读》之《遨游在建筑天地间》中对林徽因的成就介绍有:参与国徽设计、改造传统景泰蓝、参加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设计。参与国徽设计、参加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设计,理解没问题;说到“改造传统景泰蓝”,学生就一脸困惑:什么东西?


老高中课本的说明文单元有叶圣陶的《景泰蓝的制作》,因此,我可以给学生解释,景泰蓝是一种工艺品。可工艺品多了,为什么“改造传统景泰蓝”竟可以与参与国徽设计、参加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设计相提并论呢?


当年学《景泰蓝的制作》也挺困惑,根据文章的说明,那么复杂的工艺,要个人在家里DIY是很难的,这篇文章显然没有普及景泰蓝制作的意图;若是仅仅为了讲说明文的知识:说明顺序的一种,没必要找这么陌生的说明对象啊?事实上,后来我给学生讲这篇课文时,改为了《幸运星的制作》,先让学生动手叠幸运星,然后学习以制作过程为说明顺序作文。


旧问新疑终于在马未都先生的解说下豁然开朗。


景泰蓝是一种工艺品没错,却是非同一般的工艺品,中国的古代工艺中,大部分工艺都是官民共享,比如瓷器、玉器,宫廷制作,民间也制作。唯独景泰蓝,基本上在清末之前是宫廷独享的。


景泰蓝是俗称,学名叫掐丝珐琅。掐丝珐琅是波斯文化传给我们的(波斯文化的主色调就是蓝色),在元代进入了中国,到了景泰年间由于皇家的重视发扬光大,使它有了今天这样一个非常通俗易懂,带有文学色彩的名字——景泰蓝。


景泰蓝以其悠久的历史、典雅优美的造型、鲜艳夺目的色彩、华丽多姿的图案、繁多的品种造型、富丽堂皇和精美华贵的视觉感受以及全部为手工完成的、凝结着制作者聪明才智的工艺美术品为北京所特有。清末,景泰蓝工艺品在国际市场渐负盛名,在1904年美国芝加哥世界博览会、1915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两次获奖。


但由于中国文人不推崇这种繁缛华丽的艺术,我们一度不大重视它,导致我们对景泰蓝的研究也非常的低、非常的浅。


马未都先生说,景泰蓝虽然是一个外来的工艺,但经过了元明清三朝皇家的推崇,再加上工匠的努力,使它成为了中国工艺美术的一个奇葩。我们不重视它,是因为我们没有文化史观,我们一定要加强自己的文化史观。什么是文化史观?历史上所有客观存在的东西我们都应该尊重它。不幸中的万幸,西方人非常认可景泰蓝,景泰蓝在西方人心目中是代表中国灿烂文明的。


《景泰蓝的制作》入选高中课本多年,大概就是希望我们重视这一艺术吧。


因此,林徽因“改造传统景泰蓝”的贡献就足以与参与国徽设计、参加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设计相提并论了吧。


 

发表评论